當前位置:首頁>推薦

RECOMMEND

推薦

“隴原工匠”杜永衛:愿為敦煌文化奉獻一生

發布日期:2019-05-20 09:00:52

2019-05-20_090546.jpg

杜永衛在描繪彩塑

敦煌雕塑家杜永衛是幸運的,因為他是一個每天都和飛天藝術一起“飛翔”的人。40年來,他扎根敦煌,用神奇的雙手,一次次抵達靈動的飛天彼岸,灑下辛勤的汗水,延續敦煌藝術的魅力。

我愿為敦煌文化奉獻一生

“我認為‘工匠精神’就是懷揣著對技藝的信仰,將自己的技藝打磨到極致,并為其奉獻一生的精神。我愿意為敦煌藝術、為敦煌文化奉獻一生。”杜永衛說。

1977年,17歲的杜永衛因藝術特長被敦煌研究院特招。初到莫高窟,杜永衛便被眼前精美絕倫的彩塑、壁畫震撼。單位為了培養人才,除了派專業的老師教他們畫素描、敦煌壁畫,還為他們開設了敦煌史地、佛教藝術和石窟考古等課程。1978年,他被當時的敦煌研究院美術研究所所長、敦煌藝術老一輩專家、著名雕塑家孫紀元先生收為徒弟,改學雕塑,從此走上了研究和傳承敦煌彩塑之路。

1986年,莫高窟九層樓因漏雨需要修繕,花了很多錢搭起了腳手架,院長段文杰先生不忍浪費,決定順帶修復該窟34米高大佛的雙手。這兩只佛手是民國普通民工湊合之作,與大佛極不相稱。莫高窟有南北兩座大像,需要修復的這尊是北大像。此前,相較于南大像,人們都覺得北大像工藝粗糙,缺乏美感,但當杜永衛爬上20多米高的架板上工作時,他深受震撼,他不能理解古代工匠在如此狹窄沒有視距的空間如何把握大佛造型并進行塑造的?單就佛手,一只就有7米高,而佛頭將近10米,這需要搭設四五層架板,那么雕塑者在工作中是永遠也看不到佛像完整的面貌,也無法比較造像的對稱及比例關系,這就需要超強的空間想象力和高超的雕塑技藝。事實上,古代工匠在光線昏暗的洞窟中,能夠把造型把握得那么優美,把顏色處理得那么和諧,已經非常不易,即便在今天也難以做到。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1999年,杜永衛意外中標了一個很大的工程,即臺灣慈濟靜思堂建筑上的浮雕裝飾。這一次,他把古代飛天變身為世界各民族的形象。他挑選了全世界362個具有代表性的民族,并根據敦煌壁畫的傳統分類把他們分為散花、伎樂、歌舞、禮贊四種飛天,然后大量查閱書籍資料,查找各民族服飾、形象、舞姿、樂器等資料,力求做到每個民族特色鮮明不雷同。確定了構思,找齊了素材,設計起來便是輕車熟路,數十年莫高窟的臨摹經歷讓杜永衛很快就畫出了數百個動態各異、鮮活生動、奔放優美的飛天。當部分設計草圖寄到臺灣后,反響十分熱烈。杜永衛“世界飛天”的這個主題得到了業界的贊美與肯定,這個設計為他贏來了前所未有的贊譽與掌聲。

隨后,杜永衛牽頭辦起了集設計、研發、制作、生產、銷售、教學為一體的敦煌市大乘藝術有限公司,先后開發出了敦煌青銅佛像、陶制彩塑、敦煌壁畫臨摹、敦煌陶藝四大系列四十多種旅游商品。杜永衛的事業也漸入佳境,由他設計的敦煌328窟菩薩銀幣浮雕、《敦煌水月觀音》等作品獲全國及國際大獎,作品還被北京人民大會堂、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等地收藏陳列。

無論在莫高窟工作,還是自己奮斗,杜永衛都初心不改。“世界飛天”藝術工程鍛煉了他的綜合能力,也使他的藝術道路越走越寬。

復活一千多年的敦煌彩塑

2008年,敦煌彩塑技藝被列為甘肅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作為該項目的申報人和代表技藝傳承人,杜永衛萌發了打造一個敦煌工匠村保護基地的想法,即聚集掌握這種技藝的工匠扎根敦煌,帶徒授業,開展傳承、研究工作,讓敦煌彩塑這門傳承了一千多年的、幾近瀕危的古老技藝“活”下來并發揚光大,為當今社會服務。

2013年,杜永衛與蘭州交通大學藝術設計學院合作,申報課題《敦煌彩塑制作技藝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被國家社科基金藝術類項目立項;2016年,他用紅柳、麥草、澄板土等原材料,完全采用古人的方法“克隆”了一批敦煌彩塑,成為非遺保護研究成果和教學資料。

杜永衛在58歲時創辦了“莫高里工匠村”,他說:“我創辦工匠村就是想讓敦煌彩塑這門技藝存活下去,不愿看到‘活了’一千多年的‘敦煌彩塑’到我們這一代‘死亡’;不愿意看到將來人們去莫高窟觀賞敦煌彩塑感嘆其美麗之余,問起這種泥塑是如何制作的,卻沒有人答得上來。”

“我的愿望就是發揚飛天藝術,培養學生,讓飛天藝術形象一代一代傳承下去。”杜永衛說。

4场进球彩开奖数据